蔡英文「92史实」 VS. 习近平「92共识」

  •    2020-08-02
  • 蔡英文「92史实」 VS. 习近平「92共识」

    蔡英文-与龙共舞的才女?

    二○○○年八月底在台北一家餐厅里,被路透社派驻为台北分社社长的我,与其他三位记者同僚给当时还是陆委会主委的蔡英文庆生。记得席上一人提到了这样一个笑话:

    上帝有一天传布希、江泽民和陈水扁到天堂,告诉他们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让他们回去告诉他们的老百姓。于是三人回到地球。布希先上电视直播,开口就说:「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真的有上帝,我们得救了!坏消息是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江泽民也上了电视,他说:「我有两个坏消息:一是真的有上帝啊,我们完了!二是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陈水扁回到台湾也上了电视,他说:「我有两个好消息:一是真的有上帝!二是我们的经济问题明天没了!」

    时至今日,蔡英文已经成为总统,但这个十余年前的笑话似乎并没有过时。

    经济问题无法迴避

    马英九在任内面临一个根本的两难:一方面是顶住国内反对声浪,藉由交好北京换取经济红利,另一方面则是疏远中国大陆,吞下经济萧条的恶果。

    蔡英文在竞选总统期间,虽然信誓旦旦要摒弃国民党的老路,减轻对中国大陆的经济依赖,但这位在美国与英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台湾菁英,似乎高估了今天的国际情势。当今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可以不和中国大陆打交道,甚至欧美国家都在竞相取悦北京、开拓中国大陆市场;本来就资源有限的台湾希望另闢蹊径,很可能会是难上加难。

    鉴于民进党一早就锁定了总统宝座,想必也对经济问题有了比较深入的谋划,若蔡英文果真要寻求所谓的「经济独立」最后导致经济衰退,那幺上面这则关于陈水扁的笑话,就会被用在她身上了。

    我还记得一九九八年在上海报导辜汪会谈时,第一次遇到蔡英文,她那时候四十二岁,是海基会代表团的翻译,英语流利的她在当时就已格外亮眼。我是在二○○○年被派驻台湾后才开始和她往来,当年她被任命为陆委会主委。

    蔡英文来自台湾屏东的客家望族,台大法律系毕业后在美国康乃尔大学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分别拿到硕士和博士学位。和不少流里流气的台湾政客相比,她更像一位学者,为人正派,思路清晰。或许是碍于女性的身分,她在正式场合总是显得格外严肃持重,但其实私下蔡英文也很有人情味,常跟记者开玩笑。她给外界留下的印象多是低调、温和,这一点在充斥着政治表演的台湾政坛显得有些另类。

    蔡英文并不愿意张扬自己的私生活。有一次我到她的台北宅邸拜访时,她住家的整洁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她的家里铺着米色地毯,一尘不染,因为爱乾净的缘故,厨房也只用来烧水,很少做饭。

    蔡英文的才干很得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赏识。国民党下野后,蔡英文于二○○四年加入民进党,更在二○○八年就担任了党主席。虽然二○一○年的新北市市长选举中输给了朱立伦,她却带领民进党走出「陈水扁案」的低潮。二○一二年虽然又在总统大选中败北,但她在雨中给流泪的支持者的演讲,却让台湾重新认识了这位不服输的政治人物。她说,「这一次我们已经接近山顶,我们还剩一哩路……只要大家继续给我们支援,给我们鞭策,我们一定还有未来。下一次我们一定可以走完最后一哩路。」

    这次她登上了山顶,但前面的路却还很长。

    大难题需用大智慧解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台湾总统大选正值最后冲刺阶段,我并不知道蔡英文和习近平未来具体会怎幺做,但很明确的是,中国大陆担心台湾在蔡英文执政后会进一步「去中国化」,搞法理台独或是加入美日军事联盟,而且也很难接受她所谓「维持现状」的论调。民进党若在两岸关係上处理不慎,目前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柔声细语政策」(softly-softly approach)可能会改变。

    在蔡英文上台后,和以往一样,两岸很可能会有几个月的政治蜜月期,双方应该会在初步的表态中释放善意。北京方面可能会「听其言、观其行」,若蔡英文能不否定「九二共识」,也没有过激的言论和行为,中国大陆自然乐意和民进党政府进一步往来,增强互信。继「马习会」后,「蔡习会」也是有可能的。

    毫无疑问,中国大陆会聆听蔡英文就职典礼的演说;不管怎幺样,中国大陆不能只和国民党打交道,也必须面对民进党执政的现实。

    回顾两岸关係,蒋介石採取的政策是反攻大陆,毛泽东是解放台湾;蒋经国是光复大陆,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但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邓小平则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李登辉后期和陈水扁是去中国化,江泽民则是文攻武吓,胡锦涛是防独;马英九是不统、不独、不武;习近平则会促统。

    对两岸关係心怀「民族崛起中国梦」的习近平,会同时使用胡萝蔔和大棒:一边拉拢,一边施压。他很难会对蔡英文语义模糊的「维持现状」满意。据我所知,习近平很希望能在其任内(有些人预测习近平在两届任满之后会再做一或两届),在台湾问题上有所建树。这意味着他希望能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与台湾签署框架性的和平协议,在某种程度上解决台湾问题。这部分可能没有时间表,但如民进党坚持台独路线,两岸很难和解,而「一国两府」可能也是北京提供的一个选项,一根橄榄枝。

    随着中国崛起,习近平手里可打的牌愈来愈多,除了武力恫吓,中国大陆在经济上要制裁台湾也很容易,以中国大陆的经济体量,这类制裁对台湾将是灾难性的。有些人认为中国大陆对台湾的经济帮助不大,这是自欺欺人的。另外,外交休战可能终止,台湾的邦交国将愈来愈少。中共此前没有这幺做,只是因为承认九二共识的国民党正在执政,若这一基础被动摇,一切手段都可以摆上檯面了。

    在今天的两岸关係上,倡议台独已经合法化、公开化,而在经历了李登辉时代后,「统一只说,不做」或「表面做」,已经很难再把北京矇骗过去了。

    在两岸关係上,蔡英文并没有太多选项。无论其想法如何,台湾的安全与发展关键在于与中国大陆密切的经济往来。在台湾今天谈「统」色变的政治环境下,蔡英文需要智慧,在安抚支持者和台独大佬的同时保证两岸关係不脱轨。

    找出代价最小的解决方案

    中国大陆全国人大在二○○五年通过《反分裂国家法》,这部法律的意图在于确保未来如果出现政治上弱权的领导人,在台湾宣布独立时,他也会有着开战的压力。今天的中国领导人强硬如习近平,蔡英文上台后应该不会进行公投,民进党全面执政之后(赢得地方和总统大选,加上占立法院三分之二的席次),应该也不会在美国没有点头的情况之下变更国号、国旗、国歌。但民进党和中国共产党严重缺乏互信。民进党上台后若继续推行「去中国化」,如进一步修改教科书内容,不愿「与龙共舞」,那幺以习近平的个性来说,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我想曾任陆委会主委的蔡英文不会不了解这一点。她在任内就单方面推进了两岸的交流,包括开放中国大陆记者驻台,中秋、端午和春节假日的包机直航,还有金门、厦门小三通。

    当然,就像星云大师所说,台湾需要政治智慧,而中国大陆需要包容与耐心。自从二○○五年连战和胡锦涛在北京会晤后,中国大陆官员就没有在公开场合或档案中再次提到「不排除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避免伤害两千三百万台湾同胞的感情。

    在关于促统的谈判中,习近平必须先解决的是台湾的身分与定位问题,是「中华民国」、「台湾」、「福尔摩沙」还是什幺。

    前面提过,早在二○○八年,陆德在接受我的採访时就提出,建议中央将对台政策从「一国两制」改为「联邦」或「邦联」,这是促成和平统一付出的最小代价。

    可控而不应恶化

    当然,我在两岸生活多年,我明白台湾人对中国大陆政治体制的反感,但我更希望台湾人能从不同角度看这个问题。有些人秉持着两个凡是:「凡是美国的都是好的,凡是中国大陆的都是不好的。」但我始终认为,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民主或开明的专制,本身就各有利弊。和民主国家的表演政治、能说善道相比,中国大陆则是择优选拔领导人。虽然这是专制,但无疑是有效的专制,它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一个庞大国家的秩序和发展。

    有些人不允许别人说中国共产党半句好话,逢中必反,妖魔化中国,希望中国乱,甚至解体。但我愿意「有什幺说什幺」。我并不相信绝对和双重标準。

    中国大陆也知道,今日自己的制度是港台无法接受的,所以才有「一国两制」。正如台湾前行政院院长谢长廷曾说,如果中国大陆的制度真的优越,统一后的中国应该是「一国一制」。但台湾问题对于习近平的中国梦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一块拼图,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情绪也不允许对台独放任自流。蔡英文应该在台湾还有筹码时谈出最好的条件,而不是坐视谈判筹码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慢慢流失,以至于最后两千三百万人与十三亿人硬碰硬。煽动仇恨绝对是下下策。

    我能理解很多台湾人认为和中国大陆谈判,谈着谈着就没有台湾了,但客观来说,在中国经济与军事实力不断崛起的今天,台湾的谈判筹码的确在不断丧失。就算是二○一五年十二月宣布新一波对台军售的美国,也是希望两岸能保持和平来往。美国于二○一五年五月派遣梅建华(Kin W. Moy)担任美国在台协会(AIT)处长,这是第一次由现任国务院官员任此职位,此前都是由美方退休官员或学者担任此职。在一九九○年代,梅建华仍在北京美国大使馆担任二祕时我就已认识他。他很熟悉台湾问题,此次来台自然也是美国方面希望民进党在上台后,两岸关係能够可控而不是恶化。

    许多太子党朋友对我说,中国大陆早已準备好应对措施,也无所谓民进党或国民党上台。被统战还是恢复内战?蔡英文需要做出选择。


  • 相关新闻